收缩
  • 电话咨询

  • 852-21806499
  • 香 港 09:42:46    
  • 纽 约 21:42:46    
  • 芝加哥 17:20:25
  • 伦 敦 02:42:46    
  • 东 京 10:42:46    
  •  09:42:46
客服热线:852-21806499
下单热线:852-21806518
市场资讯
研究报告首页 > 市场资讯 > 研究报告 >
去产能在盈利诱惑下:钢铁厂复产与拆炉竞跑
2016-09-12 09:58:53   来源:   点击:
钢厂一边复产一边拆炉子的情况,几乎遍及整个河北省。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今年8-11月,河北要去除的1647万吨炼铁产能中,正在生产的产能有1180万吨,而且盈利状况不错。而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很多民企盈利比国企好,与环保、管理以及职工的社保等成本都没到位有关。

  钢铁重地河北唐山的钢铁企业“如期”复产。

  9月2日,记者回访河北唐山松汀钢厂,门口的停车场停满各类车辆,厂房的烟囱也冒出滚滚“白烟”。当地知情人士介绍,去年停产后的松汀钢厂的确已经部分复产。

  这家钢厂位于迁安木厂口镇,今年1月份记者来访的时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偌大的停车场空无一物,背后的厂房也悄无声息。

  虽然已经部分复产,松汀与河北其他近40家钢厂,需要在未来3个月(9-11月)拆除冶炼钢铁的几十个高炉和转炉。根据河北发改委的要求,今年10月松汀钢厂需要拆除450立方米炼钢炉一个,涉及52万吨产能。

  而这种钢厂一边复产一边拆炉子的情况,几乎遍及整个河北省。据中泰证券等机构根据刚刚公布的河北省去产能总体目标进行计算,今年8-11月,河北要去除的1647万吨炼铁产能中,正在生产的产能有1180万吨,而且盈利状况不错。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7月全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钢铁)的利润总额为838.8亿元,利润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2.3%,与去年前七个月反差明显,当时利润总额为391.5亿元,只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

  据记者了解,很多民营钢铁企业的利润更高,一吨热轧卷板目前利润可以达到三四百元,有的甚至更多。照此计算,年产500万吨的厂子,利润接近15亿。

  按照今年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的计划,剩下的5个月要去掉53%的过剩产能,在钢铁企业利润回暖的态势下,钢铁企业将忍痛“断腕”。

  钢铁行业专家马忠普指出,拆掉已经盈利和正在生产的炉子很残酷。民企自负盈亏,也没有国家的职工安置补贴,特别是在目前贸易商钢材(2285-39.00-1.68%)库存较低的情况下,关的炉子越多钢价越高,企业越想生产。

  中联钢的调研数据显示,本轮具有产能压减任务的钢铁企业共140家,其中民营企业占比高达88.6%,所涉炼铁产能和炼钢产能分别为2620万吨和5559万吨,占比分别为70.9%和80.2%。

  “还是要回到通过市场调产能的路子上去,特别是要多强化环保、社保等综合手段来治理钢铁行业。”他说。

  有限复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唐山地区了解到,大批钢铁企业已经陆续复产。以年产500万吨的松汀钢铁为例,新厂正在生产,但是老厂仍未复工。

  根据记者了解,松汀新旧两个工厂共有6个炉子,迄今仍有至少两个在检修。据当地人士介绍,新厂投产没几年,去年在去产能背景下停产后,今年复产产量并不高,可以肯定,复产不到过去的一半。“现在厂里员工只有500人左右,恢复生产只有两三个月,并未恢复元气。”一位知情人士说。

  松汀年产能力与山西海鑫钢铁属于同一个等级。被建龙集团收购后,今年山西海鑫已经改名为山西建龙,当地媒体称,山西建龙4月30日如期点火复产,6月10日主工艺线全线贯通,年产160万吨精品建材顺利入市。据证劵日报报道,7月份,山西建龙完成销售收入2.9亿元,实现盈利2062万元。

  松汀和山西建龙只是钢企复产的典型例子。实际上唐山地区陆续复产的企业很多,比如唐山兴隆公司,去年大约10月停产,今年1月已经复工。安泰则是复产近两三个月。轧一钢铁则是8月才开始生产,刚出钢水不久。

  并非所有的钢厂都有复产的运气。比如唐山玉田的建邦公司没有任何复产的消息。另外唐山地区还有津安钢铁、福丰、清泉等钢厂,同样处于高炉检修阶段。即便恢复生产的企业,也仅仅是部分高炉恢复。

  报春网首席分析师李琴指出,并不是这些钢厂不想恢复生产,主要是缺钱。因为一个炉子点火需要资金几千万,而现在钢厂从银行贷款不容易。“有的企业能恢复几个炉子,已经很不错了。”她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去年11月松钢因为拖欠电费被电力公司拉闸,最后不得不停产。虽然今年4月底传出重新点火的消息,但是已经大伤元气,原有几千人的企业现在仅有几百人。

  不过,整体而言,全国钢厂最多的唐山地区,钢铁恢复生产的步伐在加快。9月8日的报春网数据显示,当日唐山地区钢铁厂高炉开工率是 92.9%,远高于今年1、2月份的80%左右的水平。

  根据了解,目前无论是企业生产,还是铁矿石进口,都有快速增长的情况。比如以铁矿石为例,1-8月中国进口铁矿砂6.7亿吨,增加9.3%。年化来看,全年进口要达到10亿吨,相比2000年1年铁矿石进口量才1亿吨左右的水平,15年约增加进口量10倍。

  山东华信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鲁朝晖告诉记者,不能被铁矿石进口加快蒙蔽了眼睛,钢铁需求并未大量增加。这是因为国外矿石价格更低,中国越来越多地用国际低价矿石,过去中国进口的铁矿石比例为百分之四五十,现在已经到了百分之八九十。而实际粗钢需求不太可能大幅增加,去年是8.04亿吨,今年可能是8.1亿吨。

  拆炉补贴未定

  不过,尽管大量的企业在陆续恢复生产,指令停产拆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企业难以适从。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河北地区需要在最近4个月拆除的炉子,大部分都处于生产状态。也有很多企业刚恢复生产不久,或者一直都没停产过,也需要拆除炉子。

  比如根据河北发改委公布的数字,唐山兴隆公司在9月要拆除一个450立方米的高炉,涉及52万吨炼铁产能。九江线材(24310.000.00%)公司在10月也要拆除一个480立方米的高炉,涉及炼铁54万吨产能,另外还有一个涉及到年产70万吨的炼钢转炉需要拆除。

  荣信公司也需要在10月拆除70万吨年产能力的转炉1个。鑫达公司在10月要拆除一个450、580立方米的炼铁高炉各1个,涉及114万吨产能。该公司还需要拆除一个炼钢转炉,涉及炼钢年产75万吨产能。燕山公司在10月需要分别拆除两个450立方米炼铁炉子,涉及共计104万吨产能。

  根据了解,兴隆公司是去年停产然后复产的,而九江线材、荣信公司,以及燕山公司一直都没停产过。现在鑫达公司和燕山公司除了正常检修有少量炉子停产外,其余的都是满负荷生产。考虑10月大限日趋临近,这些企业怎么办,很多钢铁企业人士表示不好回答。

  河北迁安地区一家钢铁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尽管该厂的订单很多,到明年上半年的形势都非常乐观,但他所在的钢厂要面临拆除炉子的未知数。“不知道最后怎么处理,现在企业都在盈利。”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本次河北发改委要求唐山地区企业要拆除的炉子,大多数属于较低的量级,比如9月唐山贝氏体钢铁(集团)公司要拆除的一个高炉为600立方米,涉及年65万吨炼铁产能,其余都以450立方米的高炉为主,这些高炉停产的较多。而过去2012年鑫达、九江线材、荣信、松汀新投产超过1000立方米的高炉,以及燕山钢铁超过2000立方米的高炉,均不在被拆除之列。

  对于拆除高炉的要求,有钢铁企业人士表示,到时再具体看怎么办。名单上的钢铁企业人士,大多选择沉默或者不回答。有知情人士指出,现在上名单的厂家争取不停产。“如果是主动停产的,属于自己去除产能,一分钱要不到,如果是政府要求强令停产的,存在讨价还价的可能。”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记者在兴隆公司以及安泰公司看到,这些企业生产都比较忙碌。像兴隆公司位于滦县榛子镇,门口是102国道,周边有很多大小钢铁厂,国道上往来的重型卡车一辆接着一辆,有的用帆布盖着铁矿石,有的拉着裸露的钢材。

  这些复产的企业或者在生产的企业如何拆除高炉,是一个问题。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今年8-11月河北要去除的1647万吨炼铁产能中,正在生产的产能有1180万吨,约占七成。另外还有涉及1475万吨炼钢产能要去除,同样大部分在生产。

  我的钢铁网普钢部经理刘滨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钢铁企业是普遍盈利的,尽管现在铁矿石和焦炭(1167-11.00-0.93%)价格在上升,但是钢厂一吨钢坯赚100元,一吨螺纹钢赚200元,一吨热卷赚400元。现在的问题是不同地区关停政策不一,唐山地区并没听说有补贴,看政策如何执行了。

  市场与政府作用的边界

  到9月中旬以后,国务院将派出15路督查组,这是继10路国务院去产能督查组在各地推进工作后的又一次雷霆行动。

  从2005年全国粗钢产量突破3.5亿吨,到2014年的8亿吨以上,每年都在淘汰落后产能,粗钢产量却年年增加。

  中建材大宗网高级分析师张琳告诉记者,国家大力去除产能,需要关注一个事实,即可能后续几个月卷板价格不会走低,如果去除太猛的话,可能造成供不应求。因为现在钢厂和贸易商很少存货,“冷轧板可能会出现断货的情况,因为现在南方家电和汽车的需求量很大。”她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全国汽车产量同比增长了25.4%,达到197.8万辆。1-7月汽车产量为1507.8万辆,同比增长8.1%。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冷轧板或者热轧板主要用于汽车和家电。9月8日河北唐山地区建材生产线开工率不到40%,大大低于型材、带钢开工率,建材开工率低,反映出目前房地产需求并不高。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哪个行业开工率高低可能意义不大。

  钢铁行业资深人士马忠普指出,钢铁行业过不过剩,该不该开工,市场说了算。目前高炉开工率不断创新高,即便政府拆除更多的炉子,但是产量难以降低,因为有利润驱使。比如一个载重量20吨的车,可能会拉22吨。这样的结果是,钢铁产能降低,但是产量并未下降。

  中国目前钢铁开工率与国外差相差不多,用行政手段调控钢铁产能,意义不是很大,最主要的还是要靠市场。政府要加大环保治理力度,另外要加大企业重组的力度,以及考虑物流的市场环境。

  “比如现在贸易商和钢厂存货少,钢厂产品直接面对市场,企业加快生产是有需求的。同时加大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可以将很多污染重、环保不达标的小企业淘汰。比如宝钢和武钢合并,首钢和河钢合并,南北2个企业分别生产1亿吨,对市场的调控影响大,现在那么多小企业,有营业执照,生产盈利时不好关停。”他说。

  今年以来重点推进去产能,截至7月底化解钢铁产能的任务只完成了47%。国务院10路督查组也发现地方去产能慢,且很多改革没到位,比如由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带队的国务院第二督查组,今年8月25日-9月1日在河北、福建、江西、河南等四省督查发现,当前4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不同程度存在进度较慢、还未达到任务进度与时间进度同步的要求,资金分配尚未完全到位,职工安置、债务处置难度较大。

  记者调查发现,比如以正在生产的荣信公司为例,一名在该厂工作4年的职工告诉记者,还有4个月工资约1万多元未发。另外有企业该缴纳的社保也没缴,导致员工社保断缴多年,影响正常退休。另外还有一家企业的职工家属反映,直到职工去世,其仍有2万元工资未领到。

  多名曾在钢厂上班的人士告诉记者,多家企业拖欠职工工资的情况,迄今仍未解决。而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很多民企盈利比国企好,与环保、管理以及职工的社保等成本都没到位有关。

  国家安监总局在今年6月组织抽查组发现,唐山兴隆钢铁有限公司、河北荣信钢铁有限公司、唐山安泰钢铁有限公司、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吊运熔融金属起重机均未按有关规定使用固定龙门钩等安全问题,建议依法责令立即停产整顿,由地方政府组织有关部门验收合格后方可复产。不过,这些钢厂迄今似乎未受多大影响。

  数据显示,1-6月份,河北省粗钢、钢材、生铁产量增幅比全国分别高3.15、4.04、4.34个百分点。同期,河北钢铁工业利润同比增长69.05%。

  这些利润高增长的背后,可能是很多成本没有到位,市场和政府未有效发挥作用的结果。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走进浙商 | 市场资讯 | 软件下载 | 投资学院 | 客服中心 | 市场活动 | 联系我们 |

©2015 浙商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0号工信部备案 浙ICP备10033536-3